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柠檬大学-伴我成长

 找回密码
 注册入学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搜课程
查看: 105|回复: 0

无形的牌坊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4-27 14:51:15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有一个朋友一直推荐我看2006年TVB的台庆大剧>, 可是由于当时学习太忙而且一直疯狂地迷恋当时热播的>, 所以没有时间看. 圣诞放假以来, 除了看书学习, 看电视剧是我最大的娱乐, 于是就在土豆开始看>. 看完32集的电视剧, 我有非常多的感触. 听着最后的佘诗曼唱的主题曲>, 我回忆起剧中一段段让人难忘的片段, 思绪飞扬.
剧中的背景是19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陕北,一个偏远荒芜之地. 在这片黄土高原上,人心纯朴,从来是阎姓族人聚居之所。某年,疫症横行,死掉半族人,就在这时,宋姓祖先到此,传授以火炮驱赶病魔,疫症得控,阎族不致灭族,更得宋族教晓制作爆竹、鞭炮之法,阎家铺得以兴旺,阎族族长遂下了旨令,要善待宋族人,生养死葬,不得有违。 可是, 后来阎宋两族的后代渐生矛盾, 大家都想本族人统治整个高原. 于是两族就开始了一连串的明争暗斗. 然而受害者, 最终却只是高原上无辜的女子. 阎家铺前有一个清朝朝廷御赐的贞节牌坊. 当地人把它当成是无上的荣耀, 要求每位女子都要对丈夫守节, 哪怕丈夫死后亦不得改嫁, 否则都要被处死. 就这样一条严刑戒律, 让无数无辜的女子白白送命. 阎族当家阎万曦的妻子当年被山下的一群马贼掳走, 马贼要求阎家交付赎金. 然而考虑到媳妇可能会被马贼侮辱, 就算救回来了也不是一个节妇, 招人笑柄, 为了顾全自家的声誉, 阎万曦只能听从他爹的命令, 不向马贼交付赎金, 置其妻的生死于不顾. 同样的事情后来也发生在嫁到宋家当二姨太的家春分身上. 然而她由于各种原因最后被人从马贼手上救了回来. 尽管她并没有受到马贼的侮辱, 然而整个阎家铺的人都不相信她, 都觉得她为贞节牌坊蒙羞, 想处死她. 为了一块树立百年的贞节牌坊, 无数女子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哪怕很多时候本身并不是她们的错. 在那个时代, 女子根本被当人看, 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有时, 众人的思想主流真的可以很恐怖. 当大家认为某一种行为有悖伦常道德时, 大家就会对这种行为群起而攻之, 直到当事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甚至失去生命才会罢休. 而很多时候, 我们并没有再三思考究竟那一种行为是一种背叛, 还是一种进步. 我们只是受我们自己传统意识的支配, 先入为主, 本能地觉得那是错的. 好比剧中高原上的人们, 他们从小就被灌输 “女子须守节” 的思想, 于是, 这个观念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一旦有女子违反了这个规定, 不管是不知羞耻红杏出墙还是迫于无奈被马贼奸污, 最后只能有一个下场: 死. 没有人可以想像, 那座矗立几百年的牌坊下有多少冤魂在哭泣控诉. 高原上的人根本不会去思考这个观念存在是否合理与公平. 他们只知道, 那是他们的祖先很早就传下来的, 他们从小就被这样教导, 所以他们就应该遵守这个祖训.
百年过去, 高原上的阎家铺现在也变成了旅游胜地, 而现在的人们也比从前开明了许多, 很多封建的思想观念都被现代人摒弃. 现在女子再也不用受那种扼杀人性的守节观念束缚, 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爱情与婚姻. 无疑我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然而反观现实种种事情与现象, 我们真的变得完全开明了吗? 恐怕不见得. 现在的很多人, 依然受到很多陈腐的旧时代的思想所荼毒, 不仅最后伤害了自己, 也伤害了身边的人. 举个例子, 在中国的家庭真可谓是 “有子万事足”. 很多中国的家庭依旧重男轻女, 觉得只有儿子才可以传宗接代, 延续香火. 一个女人与丈夫结婚后, 丈夫, 公公还有婆婆都希望她可以诞下儿子. 而如果不幸生下的是女儿, 那么在一个传统观念深重的家庭里, 这个女人注定要受罪. 这里的 “受罪” 并不像古时候的挨打挨骂, 而是丈夫家人的冷落, 甚至以丈夫在外另结新欢而离婚收场. 这样的例子我们还见得少吗? 在不少地方, 一个女人只要没有生下儿子, 就必须一直生下去. 在计划生育严抓的中国, 这意味着东躲西藏. 在农村, 为了生儿子而让媳妇东躲西藏的例子并不少见. 笔者曾经在家乡看到一个连生了好几个女儿的女人为了替她的男人生个儿子而躲得狼狈不已, 就算家里的房子被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砸得穿墙破洞也在所不惜. 然而遗憾的是, 她最终仍然没能生得儿子, 最后一胎仍旧是一个女孩. 而村里的另一个女人, 则为了生儿子而不停地把生下的女儿偷偷地卖给或者送给别人养. 既然你没本事养孩子, 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 在自己没病没痛, 生活安稳的情况下把自己的亲骨肉给了别人, 这样狠心的夫妻根本没资格作别人的父母!
很多时候, 我们在看小说, 电影或者电视剧时, 我们会嘲笑旧时代的人们思想迂腐, 而同时我们也在沾沾自喜, 为自己是现代社会的文明人而自豪. 然而我们很多时候却没有想过, 我们一些对人对事的看法, 早已被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所左右, 我们有时甚至会忘记权衡利害关系而做出错误的抉择. 曾经看过一集珠江电视晚上11点播出的>节目. 节目讲述一个女子在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被歹徒持刀抢劫. 为了保命, 她把全部财物都交给了歹徒. 然而歹徒在抢完一切后顿生邪念, 想强奸这名女子. 这名女子本来想反抗, 可是歹徒把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威胁她不准反抗. 为了保全性命, 该女子委曲求全, 在被侵犯时没有丝毫的反抗. 在遇害后, 该女子迅速报警. 一开始得知该女子遇害, 她的家人, 包括丈夫和婆婆还有她的孩子都很同情她, 觉得她很可怜, 不停地安慰她. 然而后来歹徒落网后, 他强辩说他并非强奸该女子, 是她自愿的, 并声称在施害过程中她并没有任何的反抗. 这在这名女子的家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她的丈夫和婆婆对她轮番责骂, 并且给脸色她看; 她的儿子在学校受到别的同学的嘲笑, 回家也不认她作妈妈; 她上街时, 总有街坊邻居对她指手划脚, 骂她不守妇道. 最后, 这名女子无法忍受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巨大压力, 跳楼自杀. 她的家人得知这一噩耗后, 顿悟前非, 哭得死去活来. 然而一切已经太迟了, 一条生命就这样被扼杀于无形之中.
其实, 我们都知道那名女子的做法是对的. 她很清楚当时自己处于劣势, 如果硬要反抗, 只会葬身街头. 所以她选择了不反抗, 以保全性命. 然而社会上的人是怎么看待她的行为? 她的家人同事以及街坊邻居, 根本不会思考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想. 他们只觉得, 女人在受到侵犯时必须要反抗, 否则就是不守妇道. 哪怕反抗时被杀了, 也落得个好名声, 成为大家心中的 “节妇”. 很多人经常自诩是现代社会的 “文明人”, 然而他们的心里的某个角落依旧尘封破旧, 刻下了许多封建时的烙印. 如果我们为人处事, 在武断地判定谁对谁错, 孰是孰非之前, 我们可以冷静下来思考一下 “究竟这件事是不是违反法律? 究竟这件事是不是会害到其他人? 究竟这件事是个人的私事还是危及到大众利益的事情?”, 那么, 我相信我们为人处世必定可以更加开明与豁达! 在上面的问题里, 我没有说 “究竟这件事是不是违反道德?”, 为什么呢? 诚然, 我们现在公认的道德大部分是良性的, 是对社会有益的, 值得提倡, 然而我也不能够排除某些道德观其实是不利于社会的发展的. 所以如果单纯用道德来衡量事情的对与错, 有时难免会把人引入歧途!
如今, 阎家铺前在沙尘中巍然矗立的贞洁牌坊早已被拆得砖瓦不剩, 然而我们当中, 许多人心中的牌坊却依然坚固地树立. 这些牌坊不仅是关于女子行为规范的问题, 同时也是关于我们对事情做出判断与决定的问题. 这些牌坊一日不倒, 社会上的悲剧也只会一次次地重演. 古时候杀人的刑具, 如>中族人杀淫妇的 “点天灯”, 即把人绑在十字架上用火活活烧死; 现代杀人的刑具则是我们大众的思想, 看不见摸不着, 却可以杀人于无形, 上述的被强奸却不反抗的女子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卖油翁
作者: 北宋  欧阳修
译者: 爱尔兰UCD  赖小琪
陈康肃公尧咨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
Chen Yaozi was second to none in archery, so he often prided himself on it. One day when he practiced archery in his own yard, an old oil peddler put down his carrying poles and stared at him disdainfully for a long time. Seeing Chen shot the target in almost all the practices, the old man only nodded slightly for appreciation.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
Chen then asked him, “Do you know archery? Isn’t my shooting skill perfect?” The old man replied, “Nothing special. It is only due to your numerous practices.” Chen felt irritated and said, “How dare you despise my shooting skills!” The old man said, “I know this common sense from my own experience of pouring oil into gourds.” Then he took out a gourd on the ground and put a coin with a small hole in the middle on the mouth of the gourd, pouring the oil through the hole gradually without wetting the coin. The he said to Chen, “My skill is also nothing special but due to a lot of practices in the past.” Chen smiled and sent him away.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入学

专业推荐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滚动|柠檬大学 ( 京ICP备13050917号-2 )  

GMT+8, 2018-1-22 21:44 , Processed in 0.045605 second(s), 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4 cnxile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