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柠檬大学-伴我成长

 找回密码
 注册入学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搜课程
查看: 118|回复: 0

英语的妙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4-26 16:54:05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 来爱尔兰已经半年了, 我的研究生生活已经走过了一半, 再过半年就可以毕业了. 想想这半年以来的学习历程, 我真的感慨万千.
在来这边之前, 听说欧洲这边的研究生只读一年, 我觉得相当惊讶, 因为在中国可是要读三年的啊. 在惊讶地同时, 我更感到疑惑: 一年可以学到什么东西啊? 可能连语言也没有完全掌握就糊里糊涂地毕业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 一年就读完研究生还挺好的, 因为可以省下很多时间, 毕竟青春短暂, 我希望用更多的时间来建立自己的事业. 于是, 我们深大十六个同学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向欧洲 “进攻”. 大家在一路上互相帮助, 感情也愈加深厚, 以致于昨晚我看到深大之家那边的一屋女生们在QQ签名和校内网上为我们亲爱的劲文同学祈求桃花运时,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里读书, 我不得不说, 是相当吃力的. 本身课程要求就高, 那些专业文献就算是译成中文我也看得稀里糊涂的, 更不要说还是英文版的. 语言由我的优势变成了我的最大的障碍, 尤其是听力, 虽然说经过半年的磨练已经提高不少, 可是依然只能用 “半桶水” 来形容. 一方面由于这边的口音相对于美音和英音来讲有点特别, 这边的人讲话不仅快, 而且有些音发得不完全, 带有较浓的Irish的口音, 哗啦啦地就说完了一大段话, 让人只抓到只语片言, 似懂非懂. 我有时会想, 雅思考试的听力部分是不是应该改革了, 不应该让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人来读, 而应该让爱尔兰人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人来读, 比如说法国人和德国人还有意大利人. 这样或许我们就不会被雅思成绩所迷惑.
写到这里, 我不禁想起上周五在Global Strategic Management课上的尴尬. 那天讲的一个案例谈到中国伪劣假冒产品市场的情况的, 有一个爱尔兰的同学问老师中国是否存在一些有组织性的大型生产假冒产品的集团. 当时老师就问我们中国学生有什么意见. 结果我们都听不懂那个同学问的是什么问题, 因为他讲得太快了. 老师最后问我懂不懂时, 我也只能无奈地说: “Sorry, I do not quite understand either.” 于是老师简单地为我们重复了一些问题, 我才明白了, 然后才回答了出来. 当时真的觉得很羞愧, 心里暗暗埋怨为什么我们中国学生的听力这么差.
每天上完课后就是无休止的阅读和做作业, 还有小组讨论. 看得越多越发现自己的不足, 心里就越发慌, 就越努力. 其中一个很大的缺陷是我发现自己的词汇量太小. 以前在中国我对自己的词汇量相当有信心, 然而来了这边学习后, 我猛然发现了自己词汇的短缺. 没办法, 只能一边看书一边打开百度词典来查, 把所查到的单词全粘贴到文档时并且标上序号, 每天抽空读啊抄啊, 抄到满桌都是布满密密麻麻单词的草稿纸. 圆珠笔也用得超快, 两周用完一支, 全是抄单词抄完的. 幸好来的时候带了一大盒笔来, 所以不用买了. 我对学习英语非常严谨, 严谨到有时我都觉得自己好像钻牛角尖一样. 特别是在学单词上, 我真的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自己. 比如说新学一个名词, 在词典查出来以后, 我并不是简单地把它的意思记下就完事了, 而是要关注它究竟是可数还是不可数的. 有些名词既是可数又是不可数的情况下, 我会仔细比较它在什么情况下可数, 什么情况下不可数, 而且这个名词本身是贬义性质还是褒义性质的, 用在什么样的场合等等. 如果词典没有这么详细的解释, 我就会再到网上查询有关的资料, 直到把这个单词完全弄透为止. 遇到某些特殊词尾的名词, 如以o结尾的, 我会查清楚它的复数形式是加es还是加s. 结果有时为了掌握一个名词也可能耗去我二十分钟的时间. 动词更加多内容要掌握了. 首先看它是及物还是不及物. 有些动词既是及物也不是不及物, 就要仔细辩清楚它们的区别, 而且如果它用作不及物时, 后面要加什么介词. 如果不止一个介词时, 还要比较加不同介词表达的意思有什么不同等等. 一个动词往往不止一个意思, 少则两三个, 多则可能有七八个基甚至十几个, 这些意思也要一一记在脑里, 这样才可以保证以后运用自如. 就这样, 仔细算算, 每天查单词记单词起码得耗费我两个小时, 多则三四个小时, 到了周末还要把一周积累的词再重新复习一次, 往往要五六个小时才可以大体复习一遍. 有时想想, 我的研究生与其说是在研究学术, 不如说是在研究单词.
除了对单词严谨以外, 我在看文章时对语法和措辞也特别敏感. 这可能源于我曾经对语法的喜爱以及长期的钻研. 在看文章时, 哪怕是教科书, 只要有一点语法毛病, 基本上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也没有刻意去挑毛病, 但是有毛病的句子我一读就觉得有问题, 再认真一看就发现了. 所以以前在深圳教成人英语时, 我的学生都特别怕我改他们的作文, 因为最后发回给他们的作业可能是 “满目疮痍”, 被批得体无完肤. 后来有些学生找我吃饭时还和我说, 他们上我的课时感到压力很大. 至于措辞, 我觉得这是我阅读时一个最大的享受. 看着教材和一些课外的文章, 当我读到一些我平时不会用到的词, 句式或者表达时, 我都会忍不住停下来再三品味, 有时甚至会拍案叫绝, 自言自语地说: “好啊! 写得太好了!” 有时我都怀疑自己好像傻了. 品味过后, 我就会思考以后在什么情况下我可以把这些表达用上. 而且可能出于平时翻译的习惯, 在遇到某些较难的句子或者短语时, 我会思考着怎么把它们译成中文. 其实有时候你看英文知道什么意思, 但是就是译不出来. 但是我又硬是要自己可以把它译出来, 因为我老在想, 要是有一天别人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译不出来该怎么解释呢? 就这样, 对自己的要求和来自外在的压力, 让我在学习专业课的同时仍然可以专心地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
突然想起我高一时买了几盒 “爱立信杯” 全国英语演讲大赛的磁带. 那时天天晚上宿舍关灯以后, 我就用复读机在听. 当时基本上什么也听不懂, 但就是觉得很好听, 心里不断被主持和参赛者那流利的英语所震憾, 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说得这么流利. 正是这一个梦想在高中三年一直支撑着我孜孜不倦地学习外语. 等上了大学, 听到英语老师上课时流利的口语, 我也无比羡慕, 真的好想有一天可以像他们那样说得很流利, 但是又觉得好像不太可能. 当时的我永远也无法想像自己可以讲英语可以讲成现在这样. 当时就只有一个信念: 我不要断学, 不断练. 就这样, 到了今天, 我突然发现: 只要你敢想敢做, 并且坚持下去,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们常说要对自己有信心, 其实在我看来, 信心虽然重要, 但是毅力更重要. 一个人只有信心没有毅力, 最后只会变成自大. 一个人如果没有信心但是却有毅力一直坚持下去, 反倒变成了谦虚, 而且最后也会修成正果.
经常会有陌生的网友加我的QQ, 问我应该怎么学好英语. 我给他们的回答是, 你要是想要方法, 去百度一搜就有一大堆的资料跳出来任你选, 不用来问我. 对于如何学好外语, 我只有两个字: 坚持. 方法每个人都是大同小异, 无非就是听说读写. 但是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 才会取得胜利. 学习外语来不得半点浮躁, 更不能急于求成. 什么 “30天突破口语” 等等之类的广告, 在我看来全是骗人的把戏. 遇到不懂的东西一定要有砸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不能似懂非懂地蒙混过去, 否则有一天你就会为此付出代价. 就好比我以前问我BEC班的学生一个问题, 全班居然没有人回答正确, 包括一些厉害的深大的师弟师妹. 我问的是一个词在一个句子中的词性和成分, 那句话我忘, 不过是一句表进行时态的句子, 大体类似于 "I am playing basketball”. 我当时问他们:"am 在这里做什么成分?" 他们全都回答: "表语." 是表语吗?你觉得呢? 一句简单的话却可以很大程度上测试出你的语言功底究竟是否扎实. 这就是英语的妙处!
下面是帮一个朋友译的一份东西, 然而译完了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我想这篇文章是关于社会学的, 所以懂这方面的朋友可以仔细看一下我到底有没有哪些地方译错了. 呵呵
The urban poor and the question of agency
城市贫困人群和机构问题
  A central issue in the political literature on the growing numbers of urban poor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s agency. To what extent are the forces impinging on the poor so powerful as to extinguish all possibility of political response at the social science literature on cities outside North America and Europe is written by geographers, planners and sociologists, the role of political is often approached either indirectly (as in accounts that emphasize structural factors that impinge upon the poor, or upon cities in general), or not at all. ‘Policy’-a political category if ever there was one-is usually presented as an idealized solution to a set of problems or structural contradictions, whereas the political requirements for such a policy, or policies to be put in place, are rarely if ever specified(but see Devas,2002).For the most part, we have an array of unrelated case studies.
政治文学中关于发展中国家不断增长的贫困人口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是机构问题. 施加在穷人身上的势力相当强大, 大到可以把地理学家, 规划者以及社会学家馔写的关于北美和欧洲以外的城市的社会科学文献所引起的政治反应完全消灭. 此时, 政治的角色通常是扮演非直接性的的作用(正如上面所述, 政治力量强调结构因素, 这些因素在整体上施加在穷人或者城市上), 或者根本不起作用. “政策”, 实乃政治工具, 如果其存在的话. 政策通常被视为解决一系列问题或者结构性矛盾的理想方法. 然而, 对这种政策的政治需求, 或者说这种策治的实际执行性, 是很小的, 如果其真的有过先例的话(可查看德瓦斯在2002年的研究). 大多数情况下, 我们只会有一堆不相关的案例研究.
Within this group of otherwise unconnected works, some writers have focused on the politics of local planning and employment issues, with an emphasis on new civil society groupings and the struggle over new public spaces in a neo-democratic setting (Graham and Jacobi,2002;Winchester et al.,2003;Mitlin and Satterthwaite,2004art Ⅲ;Cross and Morales,2007),while others have looked at the sociological conditions for new political alliances and influences within the informal urban economy itself(Simone,2004).Two outstanding collections of essays on urban informal politics and organization in Africa are the product of the Nordic Africa Institute in Uppsala. Both these collections consider both the international forces creating and enhancing urban informality, as well as the response to these conditions by local people in an almost bewildering variety of ways (Tostensen et al., 2001;Hansen and Vaa,2004).
在这组不相关的作品中, 一些作家曾关注于关于地方规划和就业问题, 同时也强调一个新的民间社会团体和在新民主环境下对新的公共空间中的斗争的重要性.(格雷厄姆和Jacobi,2002;温彻斯特等,2003; Mitlin和Satterthwaite,2004:。部分Ⅲ;红十字会和莫拉莱斯,2007年).其他人则关注于新的政治联盟以及城市内的非正规经济本身的影响所需要的社会条件(西蒙娜,2004). 关于在非洲城市的非正式的政治与机构的两组杰出的文献是北欧非洲研究所在乌普萨拉的作品。两组文献同时考虑国际力量建立和加强地方人民政府城市非正式性,以及当地群众为应对这些情况而采取的几乎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方式(Tostensen等,2001;。汉森和Vaa,2004)。
In the myriad case studie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ate (or its absence), and the inhabitants of the urban informal sector, politics is never far from the surface. But it is rarely specified as a central variable. Standing out as a brilliant and very promising exception to this muting of the political in the everyday lives of the urban poor is the approach of Asef Bayat, who goes beyond earlier notions of the ‘passive poor’ and the ‘culture of poverty’ (Lewis, 1961), the ‘integration of marginality’ thesis of Janice Perlman (1976), the ‘survival strategy’ approach, and the ‘political mobilization of the poor’ approach of the social movement theorists such as Manuel Castells (1983), to suggest a new perspective:‘the quiet encroachment of the ordinary’.
在无数对国家(可能不存在)和城市非正式行业的居民们的关系的案例研究中, 我们可以发现政治并非徒有其表. 但是, 它却很被具体到某个中心元素. 作为日常生活中的政治静音的杰出和有前景的特例, 阿瑟夫Bayat的方法引人注目. 阿瑟夫超越了'被动穷人'和'文化贫困'(刘易斯早期的概念去,1961年),Janice帕尔曼(1976年)的 “边缘融合论”, “生存战略论” 以及和社会运动理论家如曼纽尔•卡斯特(1983)的
“穷人的政治动员”论, 以提出新的观点: “对大众的无声侵占”.
In this formulation, poor households in the informal sector push against public restrictions to set up trading places on the sidewalks, to erect ‘illegal’ houses in local materials on previously unoccupied land, or to work as traditional doctors, ‘street lawyers’ or transport operators in the popular settlements - all in formal contradiction of city regulations and often in violation of the monopoly rights of large formal urban businesses. While mass actions of this nature do not start as political actions, they verge into political domains when-as so often happens - urban administrations attempt to regulate or remove them (Bayat, 2004). Understanding and theorizing the politics of this sector will be a major challenge for researchers for many years.
在这一提法中,贫困家庭受到非正规部门一系列的限制,如不准在人行道上设立交易场所,不准用当地材料在无人居住的地方建立'非法房屋,以及不准从事传统的医生,'街头律师” 或在繁荣地方运输经营. 这一切都是和城市的规章制度形成正面冲突, 而且也违反了城市大型正规企业的垄断权利. 当这种性质的大规模行动无法以政治行动进行, 它们就会进入政治领域当城市管理部门试图规范或删除它们(Bayat,2004), 而这是常常会发生的. 理解和将这个领域的政治理化将会成为研究人员多年的挑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入学

专业推荐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滚动|柠檬大学 ( 京ICP备13050917号-2 )  

GMT+8, 2019-10-19 06:22 , Processed in 0.228513 second(s), 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4 cnxile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