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柠檬大学-伴我成长

 找回密码
 注册入学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搜课程
查看: 112|回复: 0

《宝岛》第八章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6 09:15:24 |显示全部楼层
《宝岛》 第八章
    作者: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
在我吃过早饭后,乡绅给我一张写给约翰·西尔弗的便条,地址是挂“望远镜”招牌的地方,并且告诉我,顺着到船坞的路线走,会很容易找到那个地方,要特别留心挂着一个巨大的黄铜望远镜作招牌的小酒店。我出发了,为能有机会看到更多的船和船员而感到欣喜若狂。由于船坞现在是最忙的时候,我就在拥挤的人群。双轮马车和成捆的货物中间穿行,直到找到了所说的那个酒店。
那是个非常活跃的小娱乐场所。招牌是刚油漆过的,窗户上挂着整洁的红色窗帘,地面上铺着干净的细沙。酒店两面临街,两边各开了个门,这使得这间大而低的屋子可以一览无遗,尽管里面烟气腾腾的。
顾客差不多都是海员;他们说话的声音那么大,以至于我立在门边,几乎不敢进去。当我正呆站在那里的时候,一个人从旁边一间屋子里出来了,我一眼就看出,他肯定就是高个子约翰。他的左腿齐大腿根锯掉了,左腋下架着个拐杖,行动却灵巧得令人赞叹,像小鸟一样蹦来蹦去。他长得又高又壮,有一张大得像火腿的面孔——扁平而苍白,然而机智,带着微笑。说真的,他看上去有种极为活泼风趣的气质,他吹着口哨在各桌间周旋,不时冒出一句逗趣的话,或者拍一拍他比较亲近的顾客的肩膀。
现在,和你说实话,从乡绅特里罗尼的信里第一次提到高个子约翰的时候起,我心里就暗自生疑,他可能就是那个我在“本葆海军上将”旅店留心好久的“独腿水手”,但是只要看一眼我面前的这个人,就足以让我打消这个念头了。我已经看到过船长、“黑狗”,还有瞎子皮乌,我想我知道海盗该是个什么样子——凭我的感觉,那是和这个整洁、和气的店主大相径庭的人物。
我立刻鼓起了勇气,跨过门槛,径直奔他站着的地方走去,他架着拐杖,正在同一个顾客攀谈。
“阁下是西尔弗先生吗?”我问,手里攥着纸条。
“正是,我的孩子,”他说,“这是我的名字,一点不错。那么你是谁呀?”接着,当他看到乡绅的便条时,他似乎对我有些感到惊奇了。
“噢!”他大声地说,伸出了手,“我知道了。你是我们船上新来的侍应生,见到你真高兴。”
接着他把我的手拿在他那大而结实的手掌里紧紧地握了握。
正在这时,远远地坐在边上的一个顾客突然站起来,夺门而出。门离他很近,他一下子就窜到街上去了。但是他的紧张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一眼便认出了他,他是脸上脂肪多、缺了两个手指的人,是他首先到“本葆海军上将”旅店来的。
“噢,”我叫道,“拦住他!他是‘黑狗’!”
“我不在乎他是谁,”西尔弗叫道,“可是他没付账,哈里,跑上去,抓住他!”
其他人中离门最近的那个跳了起来,拔腿去追。
“就算他是豪克上将,他也得付账。”西尔弗叫道,然后他松开了我的手——“你说他是谁来着?”他问道,“黑什么?”
“狗,先生,”我说,“难道特里罗尼先生没告诉你海盗的事?他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是这样的?”西尔弗叫道,“在我的房子里!本恩,跑过去,帮哈里一把。他是那些无赖中的一个?摩根,你一直在同他喝酒吗?过来。”
被他叫做摩根的那个人——一个上了岁数的、灰白头发红脸膛的水手——相当顺从地走过来,一边嚼着烟草块。
“现在,摩根,”高个子约翰非常严厉地说道,“你以前从没见过这个黑——‘黑狗’,是不是,嗯?”
“从来没见过,先生。”摩根行了个礼,答道。
“你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不是?”
“是这样的,先生。”
“谢天谢地,汤姆·摩根,这对你太好了!”店主惊叫道,“要是你和那种人混在了一块儿,你就甭想踏进我的房子一步,你要明白这一点。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我弄不太清楚,先生。”摩根答道。
“你肩膀上长的究竟是脑袋还是该死的三孔滑轮?”高个子约翰叫道,“‘弄不太清楚’,你弄不太清楚!也许你连和谁说话都弄不太清楚,是不是?过来,刚才他胡说了些什么——航行,船长,船?说!他说了些什么?”
“我们正在谈论拖龙骨①。”摩根答道。
  ①一种把罪犯从水中拖过船底的酷刑。——译者注
“拖龙骨?你们在谈拖龙骨?倒是个挺合适的话题,你要明白这一点。回到你的位子上去,你这个笨蛋,汤姆。”
当摩根退回到他的位子上时,西尔弗很机密地小声向我补充道:“他是个相当诚实的人,汤姆·摩根,只是有点迟钝。”他的口气在我听来很有股谄媚的味道。接着他又放大音量说道:“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黑狗’?不,我不晓得这个名字,不晓得。不过我倒多少想起来点,我曾经——是的,我曾经见过这个无赖。他总是同一个瞎乞丐到这儿来,他总是这样。”
“那准是他,你可以肯定,”我说,“我也认得那个瞎子。他的名字叫皮乌。”
“正是!”西尔弗叫道,这会儿他已经相当激动了,“皮乌!那肯定就是他的名字。啊,他看上去像条鲨鱼,就是这样!如果我们追上了这个‘黑狗’,那么,我们就可以向特里罗尼船主报信了!本恩是个飞毛腿,很少能有哪个水手跑得过本恩。他会追上他的,十拿九稳,犹如神助!他说到拖龙骨,是不是?我要拖他的龙骨哩!”
在他急切地讲这一番话的时候,他一直架着拐杖在小酒馆里跳来跳去,用手拍着桌子,作出一副激动的表情,好像要说服一名伦敦中央刑事法庭的法官或是最高警署的警察一样。在“望远镜”酒店发现“黑狗”这件事,再次唤起了我整个的怀疑。我留心观察着这位厨子,但是他对我来说是太有城府、太有准备、也太聪明了。当那两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承认他们在人群中失去了追踪目标时,他们像小偷般地挨了顿训斥,因此,我情愿为高个子约翰·西尔弗的清白作证。
“喂,霍金斯,你看,”他说,“现在有桩该死的头疼事儿落到像我这样的人头上来了,不是吗?特里罗尼船主——他该怎么想?这个讨厌的荷兰崽子坐到我的房子里来了,喝着我的酒!你来到这儿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而我却让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从我该死的眼皮底下溜掉了!嗯,霍金斯,你得在船长面前给我说句公道话。你还是个小孩子,是这样的,可是你那么的聪明伶俐,跟幅画儿似的,你刚一走进来,我就瞧出来了。好了,就是这样,我架着这根木头能做啥?当我还是个数一数二的精壮水手时,我肯定会追上去一下子抓住他,手到擒来,肯定会的;但是现在——”
然后他突然打住,他的下巴向下张开,就像他猛然想起了什么。
“结账!”他冲口而出,“三杯郎姆酒!哎呀,要是我忘了结账,我该摔烂我这根木头!”
说着,他跌坐到一条板凳上,直笑得眼泪都淌到腮上来,我也忍不住一起笑起来;
我们一起笑了一阵又一阵,直到小酒店重新又欢腾起来。
“哎呀,我真是只老掉牙的老海豹!”最后,他一面揩着腮上的眼泪儿,一面说道,“你和我会处得很好的,霍金斯,因为我发誓你会被定级为侍应生。但是,现在你过来,准备出发吧,这事暂搁一边。公事公办,伙计。我得戴上我的旧厨师帽子,跟着你上特里罗尼船主那儿,向他报告这事。因为,提个醒儿,这是个严重的事儿,小霍金斯;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无法拿出能使我大胆地要求被信赖的证据来。你说说看,你拿不出来吧;不漂亮——我们两个都干得不漂亮。但是,真可恶!说起我的酒账倒是个乐子。”然后他就又开始笑起来,笑得那么尽兴,以至于尽管我不懂他开的那个玩笑,也不得不跟着他一道笑起来。
当我们漫步在往码头去的路上时,他使自己成了个最有趣的同伴,向我讲述我们途经的不同的船只,它们帆具、索具的装备、吨位以及国别,解释正在进行的工作——怎样的一艘在卸货,另一艘正在装舱,而第三艘正准备出海;还不时地给我讲些关于船和水手的小趣闻,或是重复一个海上的俚语,直到我完全学会了它。我开始觉得他是这里最令人满意的一个船友。
当我们到达旅店的时候,乡绅和利弗西医生正坐在一起,刚刚互相劝饮,喝掉一夸脱啤酒,正准备到船上去检阅一番。
高个子约翰神气十足,极其准确地描绘了事情的经过,“事情就是这样,喂,霍金斯,是不是这样?”他不时地这么说道,而我总是证实他的话完全属实。
两位绅士为“黑狗”跑掉了而感到遗憾,但是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没办法的事。在得到一番称赞之后,高个子约翰架着拐走了。
“所有的人手今天下午四点上船。”乡绅在他后面喊道。
“是,是,先生。”厨子在走廊里回答道。
“喂,乡绅,”利弗西医生说道,“我对你的发现信心不大,像通常一样;但是我想说,约翰·西尔弗很合我的意。”
“这是个完全可靠的人。”乡绅宣布道。
“现在,”医生补充说,“吉姆会跟我们一起上船吧,是不是?”
“毫无疑问,”乡绅说道,“拿上你的帽子,霍金斯,我们去看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入学

专业推荐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滚动|柠檬大学 ( 京ICP备13050917号-2 )  

GMT+8, 2018-12-11 08:22 , Processed in 0.026789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4 cnxile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