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柠檬大学-伴我成长

 找回密码
 注册入学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搜课程
查看: 102|回复: 0

《宝岛》第十四章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6 09:09:47 |显示全部楼层
《宝岛》 第十四章
    作者: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
从高个子约翰手下溜掉,我得意极了,开始兴致勃勃地欣赏起我登上的这块陌生的陆地的风光来。
我穿过了一大片长满杨柳、芦苇和许多古怪的、我不认得的植物的沼泽地,现在我来到了一片约一英里长的起伏不平的沙地的边缘。这里点缀着少量的松树,还有大量的长得歪歪扭扭的树,样子略似橡树,叶色则淡如杨柳。在这片开阔地带的远处,矗立着一座双峰小山,它的两个嶙峋的峰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现在头一次尝到了探险的乐趣。这个小岛无人居住,我的船友们又被我甩到了后面,前面除了不会说话的鸟兽外,也并无别的活物。我在树木间东走西转。到处都是我叫不出名目的开花植物,还到处有蛇,有一条从凸出来的岩石边上昂起了头,向我发出像陀螺飞转时的嘶嘶声。我丝毫没想到它会是个死敌,而那声音正是大名鼎鼎的响尾蛇的特征。
接着我走进一条长长的灌木林带,那里尽是些状似橡树的树——后来我听说它们叫做长生或长青橡树,它们像黑莓那样矮矮地蔓延在沙地上,枝条奇特地扭曲着,树叶密得像茅草一样。这条灌木林带从一个沙丘顶上延伸下来,愈往下树长得就愈高,铺开得也愈广,一直到了一片开阔的、长满芦苇的沼地边缘,附近的一条小河就是从这里流向锚地的。沼泽在毒日头下泛着气泡,望远镜山的轮廓就在这蒸腾的雾气中微微颤动。
芦苇丛里骤然响起了一阵喧闹声。一只野鸭嘎的一声飞了起来,跟着又飞起来一只,很快,整个沼地上空便黑压压地布满了这尖叫着盘旋的飞鸟。我立刻作出判断,这一定是和我同船的一些船友正沿着沼地的边缘向这边靠来。果然不出所料,因为很快我就远远地听到一个人低低的说话声,当我继续侧耳倾听的时候,这声音便愈来愈大、愈来愈近了。
这可把我吓坏了,于是我爬到最近的一棵长生橡树下面,蜷伏在那里,像只耗子似的屏息静听。
另一个声音答话了;于是前面那个声音——现在我已辨认出是西尔弗的声音——又继续絮叨起来,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天,只是偶尔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一下。从语气上听来,他们谈得很认真,几乎可以说是激烈,但是我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谈什么。
最后双方似乎都住了口,可能是坐下来了,因为不仅他们没有走得更近,而且鸟儿们也开始安静下来,在沼地里重新栖息下来。
这时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失职,既然我如此莽撞地跟着这些亡命徒上了岸,至少我应当去偷听一下他们的集会;这样,摆在我面前的明显、直接的任务就是,在那些歪歪扭扭的树木的掩蔽下,尽可能地爬得离他们近些。
我能相当准确地辨别出谈话人所在的方向,不仅是通过他们的声音,还根据鸟儿的动静,因为仍有几只鸟在侵入者的头顶上惊恐地盘旋着。我四肢着地、缓慢而坚定地向着他们爬去,直到最后,我抬头向叶隙中望去,能够清晰地看到下面沼地旁一小块绿色的谷地;高个子约翰和另一个水手正面对面地站在那里谈话。
太阳直射在他们身上。西尔弗已经把他的帽子扔到了他旁边的地上,他的光滑、白皙的大脸盘正热切地闪着光,对着另一个人的脸,作出一副恳求的表情。
“伙计,”他正在说,“这正是因为我看你是尘土里的金子——尘土里的金子,你要明白这一点!要不是我特别喜欢你,你想我会在这里向你报警吗?一切都已成定局——你再也改变不了这局面了;我的话是要你保住脑袋,要是被那些野家伙中的一个知道了,他们会怎样拾援我,汤姆——嗯,你说说看,他们会怎样拾援我?”
“西尔弗,”另一个人说——我看到他不仅涨红了脸,嗓音也像乌鸦似的沙哑,而巴还像绷紧的绳索般发颤——“西尔弗,”他说,“你老了,又是个正派人,至少有这么个名声;你也有钱,这是许多穷水手所没有的;要是我没看错,你又敢作敢为。难道你是想告诉我,你要被那些乌七八糟的无赖牵着走吗?你犯不着!上天明鉴,我宁可马上失掉我的手,要是我背叛我的职责——”
接下来,他突然被一个吵嚷声打断了。我刚刚发现了一个正直的水手——就在这里,而与此同时,又传来了另一个消息。在沼地老远的那边蓦地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叫喊,接着又是一声,然后便是一声可怕的、拖长的惨叫,在望远镜山的山岩激起了好几声回响,沼地的鸟再次成群地振翅惊飞,把天都遮住了。过后很久,这临死前的呼号还在我的脑海中回响,虽然周围又复归寂静,只有归鸟人塘的扑翼声和远处的涛声打破着午后的沉寂。
汤姆听到这叫喊,像马被靴刺踢了似地跳了起来,但是西尔弗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站在原地,轻松地倚着他的拐,像一条伺机进攻的蛇一样注视着他的同伴。
“约翰!”那个叫汤姆的水手说,伸出了他的手。
“住手!”西尔弗叫道,跳后了一码,在我看来,迅捷、平稳,犹如熟练的体操家。
“听你的,住手可以,约翰·西尔弗,”另一个说道,“是你心里有鬼,才会害怕我。但是,看在上帝分上,告诉我那边怎么了?”
“那边?”西尔弗微笑着答道,但比以前更戒备了,他的眼睛在他的大脸盘上不过针尖大小,但却像玻璃屑般地发着光。“那边?哦,我估计是艾伦。”
听了这个,可怜的汤姆像个英雄似地振奋起来。
“艾伦!”他叫道,“愿这个正直的人的灵魂得到安息!至于你,约翰·西尔弗,长久以来你一直是我的弟兄,但从今往后你再也不是了。即使我像条狗似地惨死,我也要死在我的岗位上。你们已经杀死了艾伦,对不对?也杀了我吧,只要你做得到。但是我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说完,这个勇敢的人转身背对着厨子向岸边走去。但是他注定走不了多远。随着一声嚎叫,约翰攀住一根树枝,把他的拐杖猛地掷了出去,这支原始的投枪呼地在空中飞过,它的尖端向前,击中了可怜的汤姆,力猛无比,正中两肩中央的背脊。他的双手向上张开,发出一种喘息,倒下了。
他伤得是轻还是重,我无从得知。从声音推断,他的那段背脊很可能被当场击断了。但他连恢复知觉的时间都没给留下。西尔弗虽然缺了一条腿和拐杖,却敏捷得像个猿猴,一眨眼就跳到了他的身上,将一把刀子两次齐柄戳进这个已经丧失抵抗力的躯体里。从我隐蔽的地方,可以听见他在行凶时发出的呼呼的喘息。
我不知道晕厥是怎样一回事,但我确实知道,接下来有片刻工夫,整个世界在我面前天旋地转;西尔弗、乌、高高的望远镜山峰顶,一圈又一圈地转,在我眼前颠来倒去,在我的耳朵里,万钟齐鸣,还有远远传来的人的喊叫。
当我缓过劲儿来的时候,那个魔鬼已恢复了常态,拐夹到了胳膊底下,帽子戴到了头上。就在他面前,汤姆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但是这个凶手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顾用一把草擦拭他那把带着血污的刀。其余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太阳仍旧无情地炙烤着那冒着气的沼泽和高高的山尖,而我几乎不能相信,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就在一刻前,的的确确发生了凶杀,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残忍地被剥夺了。
但是这会儿约翰把手放到了口袋里,掏出了个哨子,用它吹了几个不同的音调,那声音就在炎热的空气中传播开了。当然,我说不上来这个信号的含义,但它立刻唤醒了我的恐惧。更多的人将会来到这里。我可能被发现。他们已经于掉两个正派人了,在汤姆和艾伦之后,会不会要轮到我?
我立刻开始逃命,以最快的速度、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向回爬,直向林中比较开阔的地带爬去。当我正爬着的时候,我可以听到那个老海盗正和他的伙伴们互相打着招呼,这危险的声音使我像长了翅膀一样地快起来。一离开丛林,我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跑起来,几乎不去辨别跑的方向,只要能离开那些凶手们就好;而当我跑时,恐惧却愈来愈大,最后到了几乎发狂的地步。
事实上,有谁能比我更倒霉?当鸣枪返船的时候,我怎么敢和那些沾满了血腥的魔鬼们一起坐在划子里?他们中谁若是看到我,难道不会把我像只鹭鸶似的拧断脖子?但若是我不在,不就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证据,说明我有所察觉、知晓内幕?全完了,我想。再见了,伊斯班袅拉号;再见了,乡绅、医生,还有船长!除了被饿死,或被叛乱之手杀死,我别无出路了。
在我涌出这些念头的时候,就像我说的,我仍然在奔跑,不知不觉来到那座双峰小山的山脚下,进入了岛上这样的一个地带:那里分布着更广大的长生橡树,从姿态和面积上看,更像是林木。中间夹着几株松树,有些高五十尺,有些则将近七十尺。空气也比下面的沼地清新一些。
而就在这里,一种新的危险吓得我不能动弹,心怦怦直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入学

专业推荐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滚动|柠檬大学 ( 京ICP备13050917号-2 )  

GMT+8, 2018-9-25 11:01 , Processed in 0.033160 second(s), 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4 cnxile Inc

回顶部